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350章 凌旋儿到唐家要医药费

    <div id="tet_c">“公主,陆指挥使到了。”侍女敲了敲房门,低声禀道。

    “将他请过来。”

    梁宁汐手伸向腰带,面无表情的解开。

    李易一进来,瞧见的就是梁宁汐身着纱衣,侧躺在椅榻上,里头的春光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比起上次,梁宁汐显然更豁的出去。

    “月昭殿上,宁汐多谢指挥使。”

    陆羽的话,虽将她置入难堪之境,但确把她留下了。

    “光是口说,可不叫人满意,你准备如何答谢本指挥使?”李易目露淫邪之色,朝着梁宁汐走去。

    梁宁汐勾唇媚笑,将身子贴了上去,“宁汐这身子,大抵能让指挥使满意。”

    梁宁汐抓住李易的手,往自己松垮的衣带上放,只需稍稍一扯,就能瞧清所有春光。

    李易挑起梁宁汐的下巴,注视着她的眼睛,样貌上,她是极美的。

    梁宁汐要模仿清月的神态,李易真会晃神,这两人,太像太像了。

    扣住梁宁汐的腰,李易把她往怀里带了带。

    眼里明明水光潋滟,可深处,李易没有看到一丝温度。

    女子最重清白,当她用身子做换取的时候,这里头的算计就一定不小。

    在梁宁汐脖子间嗅了嗅,李易握住梁宁汐的手,将她放置在自己腰后。

    一看就是要直接入正戏。

    与男子如此亲近,梁宁汐呼吸不禁有些乱了。

    抱住李易的手,下意识缩了缩。

    但很快,她眼里的魅惑之色愈重,将身子越发贴上去。

    将这瞧在眼里的李易,嘴角扬起,眼里的淫邪之意褪去,“心跳的很快,温度也是热的,但却莫名的让人感觉寒冷。”

    松开梁宁汐,李易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我的目标不在你,宁汐公主只要听话,我会给你条活路。”

    “但若阻了我的事,就别怪我不怜香惜玉了。”

    在梁宁汐脸上摸了一把,李易眼里明暗交错,转过身,丝毫不带留恋的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梁宁汐微愣的看着李易离开的身影,好一会,她才回过神,不由得低头讽笑。

    就在不久前,她才把这话说与梁延嗣,不想这么快就轮到旁人对她说了。

    都是可怜虫啊。

    直到天黑,梁宁汐才从椅榻上起身。

    陆羽,你是不愿沾惹我了,还是……

    望着浓黑的夜色,梁宁汐眼里浮现陆璃的脸,这两人有私情?还是陆羽单方面的觊觎?

    臣子对皇后起心思,可是一出大戏呢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外头有人吵着要见你,说是要医药费来了。”

    唐家,墨书到唐歆跟前,细声道。

    她近期性子有所收敛,再不收敛点,她就只能搁屋里伺候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一再失了礼数,大小姐现在出门都不带她了。

    都怪那个登徒子!

    一想到陆羽,墨书牙根就直痒痒。

    “医药费?”

    唐歆放下书卷,眸子微转间就是一笑。

    “走吧,瞧瞧去。”

    偏厅里,侍女香袖偷偷扯了扯凌旋儿的袖口,压低声音道:“小姐,咱们到别人府上这么蛮横,真的不会被丢出去吗?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他们谁要敢动咱们,你就撒泼,不信她唐家不要名声。”凌旋儿扬着脸道。

    听着她丝毫不加收敛的声音,香袖暗暗抹了把汗,跟着这样的主子,她每天都在心惊肉跳啊!

    在溱国还好,凭凌家的地位,可以横着走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是在大乾啊,人家要收拾她们,都不用动手指。

    但小姐的性子,谁敢拂了她的意。

    香袖眼下只能祈祷她们可以平平安安的回去溱国。

    “你来的可真慢。”

    唐歆刚走进来,凌旋儿就是哼道。

    香袖默默垂眸,内心疯狂吐槽,小姐,在人家的地盘,你能不能别这么嚣张啊!

    唐大小姐要心情不好,咱们就得被打出去了!

    唐歆倒并没恼,轻笑了笑,“让你久等了,可是之后有哪里不适?”

    “府里有大夫,我让他来给你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那么麻烦,你给我画幅画,这事咱们就两清了,我往后也绝不会过来扰你。”凌旋儿开门见山,直接吐露了目的。

    唐歆抬眸看了看她,让人取来笔墨。

    一旁侍立的墨书,瞧着凌旋儿,咬着唇,按捺着自己。

    不能再让人说唐家的丫鬟没规矩。

    但这人,属实可恶。

    压根就没伤着,不过是大小姐如今名气盛,跑过来索要画的。

    脸皮忒厚!

    就跟陆羽那个混蛋一样厚!

    怎么打雷的时候,就没劈死他们!!!

    嘴上不能说,墨书在心里疯狂唾骂。

    “可不能敷衍,要仔仔细细。”

    凌旋儿在唐歆动笔前,扬起眉交代道。

    香袖此刻恨不得拿个箱子,给自己装了,小姐啊,你能不能别在人家的忍耐线上蹦啊!

    很危险的!

    边上那侍女眼睛都冒红光了!!!

    保不准就朝她们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唐歆檀口轻启,她对凌旋儿比旁人要多几分包容,在某些方面,凌旋儿同小艺相似。

    都是随着自己的心意行事。

    但不同的是,小艺是娇憨,这位姑娘,则娇蛮居多。

    见唐歆已经动了笔,墨书咽下嘴里几乎要喷出来的话。

    看着画轴上逐渐出现的山川,凌旋儿满意点头,她这次偷跑出来,总要给大哥带点礼回去。

    好让他帮自己在爹面前说说好话,免去责罚。

    原本凌旋儿是想找楚国的襄瑜公主索画的,但楚国的使臣都让陆羽把控了,压根找不到人。

    于是,凌旋儿就把主意打到了唐歆身上。

    紫京城第一才女,琴跟书都让人叹服,想来画也一定差不了。

    就名声上,唐歆还远胜襄瑜公主。

    两人也有过交集,找她要画,再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目光从画上移到唐歆脸上,即便是凌旋儿也不得不夸上一句,真是个极美的人儿。

    他们凌家按说不比唐家差,咋的她就做啥啥不会?

    凌旋儿难得审视起了自己,最后得出结论。

    可见是大哥的问题!

    人家的大哥会教,她的大哥只会训她!

    一直盯着凌旋儿的墨书,见她面色不停变换,悄悄挪了过去,把她挤到一边,防止这姑娘会突然发疯,对唐歆不利。

    上次叫陆羽得逞,墨书一口气恼到现在都没消。